第1782章 浅夜预祝

执掌风云 笔龙胆 2019 字 1个月前

朱迪嘴角一歪,露出邪魅的一笑:“我观察细微的事物,还可以。只是,在大的方面却不怎么样。当初在安县见你的时候,就没想到,几年之后,你能担任这么高的政府官员!”萧峥说:“高不高,其实一样。在我们国家有一种说法,干部就是人民的勤务员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高不高,都一样是勤务员。”这话,朱迪有些不理解,转向安如意:“勤……务员,什么意思?”

安如意说:“和我们酒店的‘服务员’差不多的意思,我们酒店服务员是为客人服务,他是为市民服务。”由于文化的差异,很多意思,还真需要翻译之后才明白。萧峥朝安如意竖起大拇指:“解释得好!”安如意微微一笑。朱迪似懂非懂:“我好像有点懂了。”

萧峥笑道:“别管这个了,上车,我请你们两位美女去吃好吃的。”萧峥请安如意上车。安如意却道,“还是你坐中间吧。”萧峥的车子是一辆奥车,也是康慨之前用过的,萧峥继续用,只是让人进行了严格的安检,确保安全的事情,还是得做。

前面是司机和秘书的位置,后排三个位置,关注威信公众呺“行走的笔龙胆”,或+威信fcq九三零七二九咨询中间那个位置是最不舒服的,萧峥也想,还是自己坐吧。于是,萧峥坐在中间的位置上,左边是安如意,右边是朱迪。惠朋帮助关上了后排的车门,自己上了副驾驶座,对司机唐海阔说:“到植物园古云之境。”

车子往前开去,萧峥这才意识到,坐在中间的他,竟然左右各是一位美女。安如意是当仁不让的华夏美女,朱迪虽然性子有点女汉子,可那一头金发,肌肤如雪,有种让人难以抵挡的异域风情。当然,如今的萧峥不可能对她们有非分之想。

然而,人的理性和人的潜意识,却是两码事。他的左右两股,因为车子的移动、转弯,时不时与两位美女的臀部、大腿触碰,还有从她们身上,时时飘来不同的体香。朱迪金色短发,不时还触碰到萧峥的脖子和脸颊,犹如手指撩拨着琴弦。

萧峥心道,该不是又多天没有那种生活,因而美女坐在旁边之后,身体才会变得如此敏感?他心里不由自嘲,古人说坐怀不乱,恐怕自己这辈子,不管位置有多高、名气有多大,还是做不到啊。但是,萧峥又对自己说,食色性也,能懂得食物的美味、体会女子的美好,这也说明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不是圣人,不是神仙。只有人能明白人的苦,懂得人的甜,才能产生同理心,作为一名合格的干部,这一点却也是很重要的。

如此自我宽慰,思绪飘远,虽然身子依旧和安如意、朱迪不时碰触,然而已经平静了许多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她明显感觉到安如意朝他的身体靠了靠,整个左侧的腿、臀、腰和手臂,和萧峥紧紧贴在一起。

萧峥身子一动,目光诧异地转向安如意,然而安如意却如没有感觉似的,看着窗外的深市风景,对萧峥说:“深市,这座城市还是具有独特魅力的,短短这么几十年,从无到有,还能保持快速的发展。”萧峥道:“是啊,这是一片创业、投资、打工的热土!以前是,以后我们还要保持下去。”安如意回眸看着萧峥:“介不介意,我也来这里投资一个项目?”

“介意?”萧峥笑着道,“我求之不得呢!”安如意微微点了下头,不再多说。这时候,车子从绕城高速下去,进入了一片森林覆盖的地方,植物园已经到了。这儿,与深市大部分地方都是高楼大厦不同,在夜色尚未降临之前,西边天空中红霞铺展,下面是绿树繁华遮荫。大家摇下车窗,感受空气中的负氧离子都多了一倍,心情随之放松。

“这个地方好呀!”安如意道,“让我想起了安县。浓密的绿色,清新的空气,还有……”这个“还有”安如意没有继续往下说,而是回眸朝萧峥瞧了一眼。其实,她想说的是“还有一个人,就是,你也在”,但是她没有说出口。萧峥隐隐地有种感觉,因而也就没有追问。

这时候,坐在前面的惠朋道:“萧书记,前面就到了。”只见茂林之中,一幢低调的木质建筑出现在视野之中,明黄的灯火也不是很亮,似乎是为了尽量减少植物园中的光污染。

到了门口,停下车子,惠朋给他们订了一个独立的位置,面向植物园,但却相对私密。萧峥对惠朋说:“你带朱迪、唐师傅,也一起点些好吃的。”惠朋说:“是。萧书记,我们就在那边的位置,喊一声我就能过来。”萧峥点头道:“好,你们也过去点菜吧。”

好友相聚,重要的是见面,吃什么只是点缀。然而,这家“云谷之境”餐厅,还是颇有些特色的,上的菜,是什么百合蜜豆、碧根果玉米胚芽、青稞酥油谷饲牛肋排、黄灯笼椒姜子白鳗、黑松露炒野菌等,喝的茶叫“小隐”,上的酒叫“浅夜”,整个儿很有点小清新。

两人吃着菜,碰上了“浅夜”的小杯,浅尝小饮,微甜中带着劲儿。萧峥问道:“安总,这次来深市,要谈什么项目?”安如意道:“我的主业是酒店,这次自然也是酒店项目。当初,我到安县的时候,是我要做第一个酒店项目,我爸爸还对我不放心。结果安海大竹海酒店,开业之后马上盈利了,如今每年为集团盈利也很可观。第二个项目,是安海宝源酒店,开业之后,也成为六盘山区唯一超五星级度假酒店,目前旁边地市的很多旅客也会选择在这里入住!所以,现在已经不是我求爸爸,给我机会投资;而是他经常问我,如意啊,你看看最近哪些地方适合投资呀。

最近,有一次,我回三亚的时候,爸爸在他酒店的海景餐位上请我吃晚饭,我们聊起了往事,我说到你已经到了深市担任市委书记。我爸爸吃了一惊,说你怎么能提拔得这么快。他说,从来没有见过提拔像你这么快的人。”萧峥说:“这个我没研究过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应该是有的。”

“是吗?反正我爸爸说没有。他还是有一定见识的。”安如意道,“还有,我爸爸对你的印象很深。他说,你能提拔得快,回过头来想想也可以理解。当初,在天荒镇你就敢干别人不敢的事情,不仅能替企业考虑,还敢为百姓争取利益。”萧峥道:“伯父过奖了。”安如意道:“我爸爸听说你到了深市,就说,为什么我们安海酒店不在深市开设一家特色酒店?他说,以前你到哪里,我们就在那里开一家酒店,结果都盈利了,这次也可以考虑。”

萧峥笑道:“那主要是你们有眼力,能把握商机。这跟我在哪里没有关系。而且,你们做生意,主要还是要看市场,不能看我在哪里吧?否则,亏本了,我可负责不起啊。”安如意笑着道:“萧书记,我不需要你负责。”说着,安如意的眸子望着萧峥,绵绵情意若隐若现。

这句话太容易让人误解了,萧峥当然不能往那个方面想。他说:“不过,你们真要是想来深市投资,一个呢,我表示热烈欢迎;第二个,还是非常有qian景的,这个qian既是‘赚钱的钱’,又是‘前途的前’。深市的经济,正要开始全面转型升级,经济的再度繁荣也是指日可待。”

安如意听他这么说,眸子更闪亮了。毕竟,安如意是一位成功的女商人,从当初的初出茅庐,到目前的经验丰富、且有成功案例,她对经商盈利也更加有信心、有兴趣和有期待。刚才,萧峥对深市形势的看好,对安如意来说非常的重要。她说:“我盘算着,要是我们这次来深市投资,就要建深市最高、最好的酒店。正因如此,我们来和香格里拉谈合作。”萧峥道:“你们有这个设想,我们市委、市政府肯定支持,希望你们的酒店,能成为深市的新地标!”

安如意笑颜如花,端起“浅夜”酒盏,说:“那就为新地标,先干一杯!”萧峥道:“稍等,我刚才看到一种酒,叫‘预祝’,我们用那种酒干杯。”

两人又喝了一杯“预祝”酒,两人都有些微醺了。安如意忽然想起,曾经去宝源看萧峥,车子行驶在盘山路上。萧峥说,要是能这么一直开就好了。当时,安如意说“要是你愿意,咱们可以真的去旅行。从这里一直开到敦煌,然后去疆土吃烤全羊,去藏区喝酥油茶和青稞酒,再到丽江看雪山,再转到我家三亚的酒店,吃海鲜、晒太阳,只要你愿意。”

然而,这话已经过去几年,却也只是说说而已。如今,安如意也有这么一种冲动,想说这样的话。可是,她也知道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幸好,不久就要来深市投资,以后能见到萧峥的机会,还是很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