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 书上说

昭雪令 长弓难鸣 4052 字 6天前

一人,一刀,孤寂地行在京都的长街之上。

不知怎地,今日京都街上的行人格外稀少,仿佛那些百姓已经知道即将有大事发生,便像鸵鸟将脑袋埋在沙里一般,缩在自己的家里,不敢迈出半步。

又或许,真如张大海先前占卜的卦象所言,今日大凶,不宜出门。

沿街商铺大多已经关门,萧瑟的秋风在长街上来回吹拂,显得格外冷清。

申小甲看着清水河畔,宫城之下那个龙头雕像,歪着脑袋问道,「为什么明明是人,却总要将自己当成龙?」

龙头当然没有回答他的话,因为龙头其实也不知道答案。

申小甲轻叹一声,转身继续前行,想起了月城里那些欢快的日子,想起了白马关里难了的那些话,想起了大鸣湖下青青水草,心情渐渐低落。

得到时有多快乐,失去时就会有多痛苦。

如果可以,他情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。

没有希望,也就不会失望。

他现在对这个世界已经失望透顶。

虽然还有一些温暖,还有一些惦念,但他已经不再想要小心翼翼护着了。

因为,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,砍掉所有可能威胁到那些温暖与惦念的东西,自然就是最稳妥的保护。

老曲说得对,想要守护,手里必须有刀。

所以,他今日进宫并不打算卸去手中的刀。

拐进一条静巷,申小甲忽然听见一阵朗朗的读书声,扭头看去,竟是一群学子站在满是血迹的书馆里背诵着庆律疏议。

声音虽然参差不齐,却也铿锵有力。

昨日陋室书局全员出逃之后,那些无处泄愤的屠刀举向了穆大学士昔日的学生,三千学子无一幸免。

这件书馆就是其中一个屠宰场,地上的血迹都还未来得及清理。

申小甲心中不禁开始有些烦躁,自己果然思虑不是很周全,如若换作老曲,一定会将敌人的恶极尽放大,不可能漏掉三千学子这么大的目标。

一个学生好像瞧见了申小甲,放下手中的书本,走到窗边,探出脑袋,问道,「你要去哪里?」

申小甲皱了皱眉,他终于知道这些出现在这里的原因,不顾自身生死安危,忍受血腥臭气高诵庆律,不是为了表现读书人的风骨,只是为了讲道理,所以他并没有回答那个学生的询问。

那名学生却也不恼怒,继续说道,「书中说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」

申小甲依旧没有开口,只是微微将悬在腰间的火刀取了下来,抱在怀中,意思很简单,他不是君子,自然不会等十年。

那名学生眼神复杂地盯着申小甲怀中的火刀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「书中还说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」

申小甲终于回头看了那名书生一眼,冷冷道,「春风不在这里……回去吧,小圣贤庄的学生本来就不多,你们再死在这里,小圣贤庄便要从世间消失了。」